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游在嵐皋>旅游文化 >> 正文內容

清末留給嵐皋的一段記憶

文章來源:文廣旅游局作者:杜文濤 發布時間:2017-11-02 09:31 點擊數: 次 字體:

龙之谷手游剑皇 www.wbzli.icu ?

?

去年初秋去楊州閑走了兩日,在一處豪紳的百年老宅門口,讀到一副對聯:“幾百年人家無非行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讀書?!本醯糜惺可鷸?,默誦了兩遍,便記住了。

讀書是極美妙的事兒。讀書人古稱為士,讀書有成,參加科舉成功,就加個人字旁,成了仕,破繭為蝶,踐行圣人孔子說的“學而優則仕”?的士林高山,貴為了做官人,達到了讀書人的終極目標。漢字多變,由繁到簡,但仕這個字卻從沒缺胳膊少腿,它的古意只是說明,官是讀書人出身的。造字的祖先是慧智的,一個方方塊塊的字,竟是那么雅致,那么馥郁。

春風吹雨,秋水照月。更迭的景致,硬實的節令,一圈一圈地在年輪上密密地刻鐫。歷史的明月映照在1875年的某一天,在陜西漢陰廳城一戶江南風格的庭院門楣里,一位八年前隨父從江南紹興府遷徙而來,名叫沈祖頤的年輕人,步履父親科舉后塵,高中進士,懷揣清政府吏部的一紙任命,騎著馬,也許還溯著漢江或者嵐河坐過段船,一天抑或更多的時間,百里之勞,深入巴山深處的嵐皋縣上任副縣長了。當然,他的隨身木箱或布袋里少不了幾冊經史的。那會兒嵐皋縣還叫磚坪廳,副縣長還叫通判。在一百四十多年后昔日名叫磚坪廳城熱鬧的市肆廬舍里,想著當日的磚坪廳衙署應該也是熱鬧的,至少應該有場接風宴吧!詩詞酒令,歡聲笑語隱隱飄逸而出的衙署大門會有對聯嗎?如有會是怎樣的對聯呢?會是“不負蒼天何謂官位只七品,常思黎庶生怕民心失半分”?嗎?這年沈通判二十一歲,年號為光緒元年,也就是四歲的光緒身坐皇帝龍椅的第一年??憑僦貧刃擻謁宄嫌誶迥?,其骨骼機制是幾近相通的。宋時“坡仙”蘇子瞻仕途的起站是咱們陜西的鳳翔府,仕途首任也是通判。

白駒過隙,歷史煙云轉身即逝。如何尋覓前人的足跡,原始可信的方法惟只能在方志家乘中爬梳了。國史、家譜和方志,它們共同構筑了我國三大基本歷史文獻體系。方志者,乃地方之志也?!噸匭稅哺?/span>校注》第四卷“職官志”記載了沈祖頤的這次最初任職:“沈祖頤,浙江歸安縣人,進士,光緒元年(1875年)以磚坪廳通判署任?!本菔妨霞竊?,歸安縣1912年與烏程縣合并為吳興縣,時為紹興府所治。同一部史藉的《重續興安府志校注》,在第四卷“職官志.?磚坪廳撫民通判”錄載了沈祖頤的再次任職:“沈祖頤,浙江歸安縣人,進士,光緒五年署任?!輩樵那宕方宓彌?,撫民通判為官名,某些直隸廳或散廳有以通判為長官者,其中某些廳同知及通判則加撫民同知或撫民通判銜,掌管所在直隸廳或廳之行政事權。這次記載比沈祖頤首次任職記載晚了五年,職務也由通判變成為了撫民通判,由佐貳官升職為了正印官。

五年的仕途努力,沈祖頤由副縣提升為了正縣。任職內做過什么愛民厚德之事,惜文如金的《重續興安府志校注》沒有記載。在磚坪廳升正職后不久,即光緒庚辰年秋,即1880年,沈祖頤調任近鄰的安康縣任知縣,《重續興安府志校注》第十一卷“名宦志”以“清興安磚坪廳撫民通判調署安康知縣沈公祖頤”?記載了沈祖頤的調任?!噸匭稅哺拘Wⅰ返諼寰懟把V盡蔽?,還不惜筆墨的轉錄了本邑舉人羅鐘衡于光緒七年閆七月撰寫勒立的《邑侯沈公貽仲復學額增學田碑記》碑文,從中可以側面折射沈祖頤在磚坪職上的作為?!吧蜃嬉?,字貽仲,浙江歸安縣進士。光緒庚辰秋,以別駕署安康縣事。下車后,凡保甲倉儲諸政,次第修舉,尤拳拳以興學育才為急務。先是安康學額歲科兩試取進生三十人,丁丑前學憲陳翼破格減額一名,增撥漢陰。祖頤具稟清復,并授《學政全書》以爭,卒復歸額。公善折獄。邑西秦郊鋪有陳張二姓,爭畔構訟,公訊驗得實,偽契隱糧,例追入官。祖頤念安康學田菲,乃將陳姓旱地、水田二十六畝,撥充興賢學社,以資膏火。其培植人才之心,可云有加無已,惜僅期年即瓜代去?!?/span>

沈祖頤與磚坪是有緣的。七年后的光緒十三年,即1887年,沈祖頤由漢陰廳撫民通判再度回任磚坪廳撫民通判。清光緒三十一年,即1905年磚坪廳后繼通判李聰纂修了嵐皋有史以來的第一部地方志《磚坪廳志》,在“職官”內多加筆墨記載了沈祖頤的職情?!吧蜃嬉?,號貽仲,浙江歸安縣人,光緒十三年任。凡所施設,吏役不能欺。更加意作人,于地稅內酌加五厘,提為賓興費,士林賴之。十七年升定遠同知去?!背墑橛諉窆?,由磚坪縣知事秦輔三主修的《磚坪縣志》也幾近相同地記錄了沈祖頤的任職情形。1985年嵐皋縣志辦公室編印的《磚坪縣志注釋本》對“賓興費”注解為:“賓興費,舊時地方官設宴招待應舉之士,屬于沿用古制,謂之賓興,含有教化之意。賓興費以借此古義,是專項用于教育方面的興學、禮儀開支和士子的膳宿補給等?!薄蹲┢禾盡貳蹲┢合刂盡酚泄厴蜃嬉謎舛尾懷さ奈淖滯嘎陡林救思父雒魑男畔?,沈祖頤在任上禮賢下士,謹言慎行,為官清正,重教興學,厚待士人,造福一方,頗有口碑。尤其是在興辦教育,培養人才這方面繼續了他在安康縣任知縣的良好所為?!蹲┢合刂?科貢志》記載透悉,沈祖頤在任期間,磚坪廳人文蔚起,科甲連捷,先后有陳用林、潘桂修、楊慶云考得歲貢,沈祖頤調離磚坪后的第二年本廳鎖龍溝考生謝馨考中舉人,兩年后再中進士,沈祖頤調離磚坪后的第六年,邑內生員陳延海中舉,這是否與沈通判“士林賴之”有關聯呢?沈祖頤這次在磚坪任撫民通判從“光緒十三年任”到“十七年升定遠同知去”任職達四年之久,并還載明了調離磚坪后繼任去向的信息。從史料知悉,定遠時為陜西漢中府定遠廳,即今鎮巴縣。1993年編纂出版的《嵐皋縣志》在“政權志”中,也幾乎和《磚坪廳志》《磚坪縣志》一致地記載了沈祖頤的相關任用和任期。

?

?

手把當今,筆寫百年。磚坪是嵐皋的前身,有點人的乳名的況味。巴山腹地,山大林深,置廳前,嵐河上游歸屬平利縣,嵐河下段為安康縣轄治。清乾隆年間,清政府在今嵐皋縣城嵐河邊二級臺地上設立軍事汛地,汛問盤查過往行人,建修汛卡住房時挖出些許大方漢磚,時人以為罕事,隨口便賦此汛為磚坪汛。磚坪汛后擴編為磚坪營,道光二年即1822年時再升格為磚坪廳,建衙署,設市廛,正式羽化為了與縣平級同坐的廳治政府。民國二年廳改為縣。九十五年后的民國六年,即1917年5月,嵐河邊羅金坪出生長大的清末進士王隆道和大腳才女杜繼燕的兒子王樾舉人,牽頭另外十二名鄉賢士紳,依據嵐河通貫縣境,以復《水經注》稱嵐河為“嵐谷”的古稱為由,具呈奏章至陜西省省長李根源,再經中華民國國務總理伍廷芳頒發狀令,磚坪小名易名為了嵐皋大號。

廳的設立為清朝的獨創。查閱史料得知,清代在新開發的地區和軍事要塞開始置廳,與州縣同為地方基層政權機構。廳的設立由嘉慶七年,即1802年始設,有直隸廳和散廳之別,直隸廳與府直隸州(直隸于省的州)平行,廳直隸于省。散廳與散州和縣平行,屬于府。史料表明,磚坪、漢陰為散廳,定遠為直隸廳。

沈祖頤在興安府轄廳、縣最初任職和最后任職都是在磚坪度過的。前后在磚坪兩期任職,時間長達九年之久。讀書人出身的他有怎樣的文人特質呢?年代久遠,歷史漶漫,留存下來可供詳盡考實的資料極其有限,正統的志書也不會涉筆成趣地記錄行政官員的業余之雅,不過借助支離破碎的記載,仍可管窺到沈祖頤身上的場景與片段。2014年9月6日《湖州晚報》刊登的阮榮江撰寫的題為《尋覓竹墩沈氏的根和葉》的文章寫道:“沈祖頤,1854年生,沈士遠、沈尹默、沈兼士父。進士,書法家,善詩好吟,書宗歐陽詢,兼涉趙松雪,尤喜北碑。清光緒元年至十八年在陜西磚坪廳、漢陰廳和安康縣任撫民通判、知縣,后升漢中府定遠廳同知。政尚簡易,興學育才,頗得好評?!敝穸瘴蚴獻婢喲迕?。這篇沈祖頤原藉媒體刊發出的專事研究沈氏根脈及沈氏名人的文章,和以前眾多研究“三沈”文化的文章一樣,明確鑿定了沈士遠、沈尹默、沈兼士“三沈”兄弟與沈祖頤的父子關系,還清晰地透出了沈祖頤善詩文好書法的嗜長。2013年6月漢陰縣政協編印的《漢陰文史資料.“三沈”及建館專輯》刊發了漢陰“三沈”紀念館創建者之一王濤的《“三沈”與陜南淵源考》的研究文章,文中對沈祖頤有這樣一段評述:“‘三沈’之父沈祖頤,詩書雙修,為官克兢守業,廉潔有聲,善聽獄訟,緩催科,慎刑獄。沈祖頤喜吟詩文,書宗歐陽詢,兼涉趙松雪,中年尤喜北碑?!鄙蛞壬砟晷吹摹蹲允觥分卸愿蓋咨蜃嬉靡燦刑峒埃骸案蓋滓嘞慘饔?,但矜慎不茍作,書字參合歐、趙,中年喜北碑,為人書字,稍不稱意,必改為之。公余時讀兩漢書,尤愛范史。我幼年在家塾讀書,父親雖忙于公事,但于無形中受到薰育?!?/span>

山為一體,水是同流,天下文人自覺不自覺都會星月相映。博覽群書的沈祖頤在磚坪任上,我想他定會在線裝典籍中,讀過酈道元寫嵐河的佳句,閱過劉應秋《嵐河山行記》,誦過史傳遠《嵐河乘舟夜歸》,看過宋德隆《雙豐橋建橋碑記》。下鄉辦差,安步行走之際,在葳蕤自守、桑稻浩蕩的鄉間,他也許探訪過大腳才女杜繼燕與進士丈夫王隆道的詩意生活,拜望過千年銀杏樹下畫名遠播的甘棠,做客過夢氏嶺周氏武學館,面授過化鯉墟忠義講所。

撫民通判的稱謂離我們已漸行漸遠。從沈祖頤光緒十七年即1891年“十七年升定遠同知去”,距今一百二十多年了,這個有著生命溫度的清代撫民通判,給我們留下了蒼茫遠去的背影,他那依依不舍的眸光里,折映出一個具有優秀傳統生命價值的清新面龐,他遺存下的文儒脈風,不逝地溫潤著這方水土的質地。周身澤滌著儒雅之氣的沈氏撫民通判,當年肯定會留下不少托物言志的詩文、閑情達意的書法。千層云煙,萬層風雨,百年的騰越湮漶,已讓磚坪廳后來的我們,無緣睹其芳容了。父授子業,子繼父志。盡管我們見不到沈祖頤這位文人縣長的文墨了,但他耳聞目染冶陶而成的“三沈”兒子,他們實在給這個世上留下了不少的文化極品?!叭頡鋇納砩?,承載著父親重重的雅致殷殷的嚀囑。

?

?

追尋歷史和尋找真理一樣,需要一顆虔誠恭敬之心。在漢陰縣城一個古色古香的庭院里,布展著一處“三沈”紀念館。小院簡潔典雅又不失內蘊,石板鋪地,綠茵盈目。紀念館里圖片珍貴,文字豐富,走進去,你會知曉沈氏的承襲,吮悟到濃濃的墨香。展柜里的照片中,那些耳熟能詳的人,有環繞“三沈”的,也有“三沈”所環繞的,舊時的服飾相伴的黑白身影,卻在歷史上都是光彩交集的人?!叭頡背鏨磧謚泄澈材橄閌蘭?,其曾祖父沈玉池為前清副貢生,手抄經籍,課徒為生。祖父沈際清前清解元,清同治六年即1867年隨左宗棠入陜,曾先其子沈祖頤任定遠廳同知,遵從清庭任地與居家之地回避律例,將家安居漢陰。沈際清詩思敏捷,工于書法,有遺墨賞桂長篇古詩題存定遠城外正教寺壁上。沈祖頤出仕磚坪廳后不久,娶勤孝賢惠的彭佩芬為妻,先后生育三子三女,子名士遠、尹默、兼士,三女名毓珠、毓鈺、毓瑾。子女受家學熏染,皆通詩書,亦頗有才學。沈祖頤出仕后繼續將家安置在漢陰。

光緒二十九年,即1903年,沈祖頤在定遠宦所去世?!叭頡彼婺蓋ň游靼?,離開出生地陜南,兩年后,移居回祖籍浙江吳興縣竹墩村。江南四散的水系,伸延了“三沈”遠行的腳步,從這里拐折,他們攜著陜南壯實給他們的身板,潤澤給的文墨,先后開始了他們在中國新文化興起大潮中的遠航,走進了文化典籍的錄載,步入了《辭?!返奶蹌?。

“三沈”即沈士遠、沈尹默、沈兼士三兄弟之略稱。許廣平在《魯迅和青年們》一文寫道:“北平文化界之權威,以‘三沈’、‘二周’、‘二馬’為最著名?!薄叭頡崩ブ偕倌炅⒅?,勤學苦讀,弱冠之后,游學中外,學貫古今,成為我國“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驅和享譽國際的文化大師。

沈士遠為著名學者,莊子學專家。曾任北京大學預科乙部教授、庶務部主任、校評議會評議員,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燕京大學教授?!拔逅摹痹碩?,曾任北京中等以上學校教職員聯合會書記。后任浙江省政府秘書長、民國政府考試院考選委員會副委員長。新中國成立后,任故宮博物院文獻館主任。

沈士遠自小受家學影響,專攻古文,喜研老莊,先入浙江高師教國文,再入北京大學授《國學概要》,成為享譽京華的“沈天下”?!豆Ц乓泛罄錘拿噸泄跏貳販〕靄?。陳布雷在《陳布雷回憶錄》載,沈士遠是他極敬仰的老師,師生關系十分親近,陳布雷常去其宿舍請求指導?!吧螄壬R浴陡幢ā貳睹癖ā貳緞率蘭汀訪蓯就?,故諸同學于國文課藝中,往往倡言‘光復漢物,驅除胡虜’,毫無顧忌。惟有時以某某字樣代之而已?!筆咚甑某虜祭椎筆本橢鴆澆郵芰慫鎦猩降母錈枷?,他和幾個相知的同學常到沈士遠先生處借閱禁書,感受到從八股與古時議論文解放出來的新文體寫出來的政論文章,更具有流暢有力,說理透徹,論事氣壯,激情動人的力度,并以自己的作文效習之,這對他后來能成為民國第一流的政論家,新聞界撰寫評論聞名一世,無疑具有極大的影響。沈士遠也十分欣賞這個得意門生,評價陳布雷說:“已接受并信仰中山先生之革命思想,又能以文字表達其革命意志?!?/span>

沈士遠任北京大學庶務部主任時,與北大文科學長陳獨秀、北大圖書館主任李大釗是同事,他從思想上同情這些革命者并盡力提供幫助。1920年1月的一個傍晚,時在教育部供職的馬敘倫得到軍閥政府要在當夜逮捕陳獨秀的消息,焦急萬分。他知道陳獨秀住在東城腳下福建司胡同劉叔雅家,相距約十五六里,時間緊迫,當面去通知陳獨秀已來不及。他當即用電話求助距陳獨秀住處較近的沈士遠轉告。電話不便明言,隱婉說“告前文科學長速離叔雅所?!背露佬愕么搜斷⒓笆倍惚?,翌日晨在李大釗陪同下,換裝乘騾馬車離開北京,始得脫離險境。

周作人晚年著文說:“沈大先生沈士遠,他的名氣沒有兩個兄弟的大,人卻頂是直爽,有北方人的氣概。他們雖然本籍吳興,可是都是在陜西長大的?!?/span>

沈尹默原名君默,號秋明,著名學者、詩人、書法家、教育家。曾留學日本,1913年起歷任北京大學國文系教授兼國文研究所主任、河北省教育廳長、北平大學校長等職。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央文史館副館長、上海書法篆刻委員會主任、上海市文聯副主席等職,是陳毅任上海市市長后拜訪的第一位文化界人士?!拔逅摹痹碩?,他和魯迅、陳獨秀、李大釗、胡適、劉半農等人輪流主編《新青年》雜志,和胡適同為中國白話新詩最早的開路人,和于右任同為中國近現代最具影響力的一代書法宗師。著有《執筆五字法》《歷代名家書法經驗談輯要釋義》《書法論》《文學改革與書法興廢問題》《學書叢話》《談中國書法》《二王法書管窺》《沈尹默論書叢稿》《秋明集》《春蠶詞》《沈尹默詩詞集》等。

沈尹默給這個世界留下了不少的傳世作品。他被尊為一代書宗,集書法家、書法理論家、書法教育家和中國現代書法事業奠基人為一體,是繼“二王”和唐、宋之后中國書法的又一座高峰。有學者稱尹默行書為米芾之后八百年來第一人,其書法藝術成就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無愧。沈尹默畢生不廢臨池,遍臨諸家碑帖,正、行、草書無所不工。書法精于用筆,控縱如是,點畫精到圓滿,意趣平淡韻遠,雄壯渾厚,妍妙風流,重振了千百年來占主流地位的貼學書法的雄風,成為二十世紀貼學中興的開山盟主。新中國成立后,人民文學出版社邀請沈尹默為中國四大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題寫了書名,使沈尹默的翰墨逸香世界。1962年底,上海市文化局為沈尹默舉辦書法展覽,周恩來總理看過展覽后請沈尹默作書,先生欣然寫了兩幅毛澤東詞《沁園春.?雪》,請總理選擇,總理兩幅全收下。1963年底,毛澤東主席七十大壽,沈尹默填書《沁園春.?雪》詞為祝。

沈尹默書詩雙修,“五四”時期他任《新青年》編輯,寫作發表的《月夜》小詩,被譽為中國第一首白話散文新詩。全詩四句:“霜風呼呼的吹著,月光明明地照著。我和一株頂高的樹并排立著,卻沒有靠著?!筆諧魷至慫?、明月、高樹、“我”四個意象,詩人托物言志,以霜風、明月和挺立的高樹來烘托與高樹并立的“我”的形象,顯示了獨立不倚的強大人格,展示了“五四”時期追求科學和民主的時代潮流。使人聯想到參與新文化運動的青年,個個都像參天大樹,頂天立地,是國家的棟梁,從他們獨立而高大的身上,可以看到國家的未來。孫玉石在《中國現代詩導讀》里將《月夜》詮釋為“覺醒了的一代人的聲音,寄托了人格獨立的情懷,透露了萌芽形態的象征主義新詩誕生的信息,從而具有經典性?!薄拔逅摹?時期詩人康白清評價說:“第一首散文詩而具備新詩美德的是沈尹默的《月夜》,其妙處可以意會而不可以言傳?!焙試凇短感率分幸哺叨繞蘭邸對亂埂罰骸凹赴倌昀茨撓姓庋暮檬?!”

“五四”時期沈尹默創作了大量的詩詞,《三弦》和《月夜》一樣,也是現代散文詩名篇,1918年發表后,曾被選入當時的中學國文教科書,流傳甚廣,膾炙人口?!爸形縭焙?,火一樣的太陽,沒法去遮攔,讓他直曬在長街上。靜悄悄少人行路,只有悠悠風來,吹動路旁楊樹。/誰家破門大院里,半院子綠茸茸細草,都浮著閃閃的金光。旁邊有一段低低土墻,擋住了個彈三弦的人,卻不能隔斷那三弦鼓蕩的聲浪。/門外坐著一個穿破衣裳的老人,雙手抱著頭,他一聲不響?!薄度搖訪櫳戳艘桓銎坡浠牧溝某【?,含蓄地表現了對現實生活的否定。作品塑造了兩個人物形象,一個是不顧炎夏中午烈日烘烤,在破院里彈三弦的人,一個是同樣不顧流火之苦,連草帽也沒戴,只是用雙手抱著頭,如癡如醉聽三弦的穿著破舊衣裳的老人。這使人聯想到俞伯牙和鐘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彈三弦的老漢也許彈出了新生活的藍圖,聽三弦的老漢也許聽出了新生活的希望。那“鼓蕩的聲浪”也許傳出了對新生活的吶喊,“不聲不響”地靜聽也許表達對新生活的渴望,他們都不甘心被苦難的現實生活所摧折。頹廢荒涼的消極景象與人物的樂觀向上的精神形成鮮明反差,從而突出了人物形象。三弦彈了什么?彈弦和聽弦的人想了些什么?詩中沒有說,只白描出個詩境,余韻讓讀者去品味,給人一種清晰而朦朧,境近而情深的文學美?!度搖肺適籃?,人們最嘆謂的是它的音樂美,詩用舊體詩詞的音節組合方法,成功運用雙聲疊韻的詞,抑揚頓挫,給人以聽覺美。胡適評價《三弦》說:“新體詩中也有用舊體詩詞的方法來做的,最有功效的例是沈尹默君的《三弦》……,這首詩中從見解意境上和音節上看來,都可以算是新詩中一首最完全的詩?!敝熳鄖逡埠芡瞥縲郎汀度搖?,將它選入《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典冊里。

沈尹默一生寫詩近萬首、詞數百闕。他在嘗試作白話新詩的同時,亦堅持舊體詩詞的創作,一生創作的舊體詩詞收入《松壑詞》《歸來集》《秋明室雜詩》《秋明長短句》《入蜀詞》等。他的詩詞博采眾長,以秀逸聞名詩壇??拐絞逼讜謚厙?,幾乎每天都創作詩詞,感時遣興,清麗灑脫,雋永飄逸,為一時之冠。當時汪東以詞稱雄于世,有人問他何故不作詩?汪說:“章士釗之豪放,沈尹默之飄逸,好詩已被他們作盡,我只好去填詞?!?/span>

2011年,中央電視臺、上海電視臺將沈尹默列入“中國百位文化大師”欄目,攝制播出了《一代名師——沈尹默》。

“三沈”年紀最少的沈兼士,中國語言文字學家、教育學家、文獻檔案學家。曾留學日本,后任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北京高等師范學校教授。創辦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曾任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輔仁大學文學院院長、代理校長、故宮博物館文獻館館長等職。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中,倡導并寫作新詩。在訓詁、文字、音韻、檔案學等領域獨有所識,建樹頗豐。曾任《魯迅全集》編委。著有《文字形義學》《廣韻聲系》《右文說在訓詁學上之沿革及其推闡》《中國考試制度史》《段硯齋雜文》《入蜀雜詩》《楊雄方言之研究》《沈兼士學術論文集》等。

據《北京大學史料》《北京輔仁大學校史》和《辭?!返燃竊?,1905年,沈兼士與胞兄沈尹默自費赴日本留學,師從章太炎學習文字、音韻,并加入同盟會,畢業于日本東京物理專科學校。1911年歸國后次年至北京,與次兄尹默、長兄士遠先后同任北京大學、輔仁大學等高校國文教授,皆俱盛名。1925年,在女師大風潮中,沈兼士同魯迅,馬幼漁、錢玄同等人站在一起,發表了七人簽名的《對于北京女子師范大學風潮宣言》,聲援女師大同學的正義斗爭。1926年,他同魯迅先生同赴廈門大學國文系任教,不久返回北京任故宮博物院文獻館館長。1927年參與創辦輔仁大學,曾任輔仁大學文學院院長、代理校長。1929年五月魯迅從上海北返探親,見到沈兼士后不無感慨地寫信給許廣平說:“南北統一后,‘正人君子’們樹倒猢猻散,離開北平,而他們的衣缽卻沒有帶走。被先前和他們戰斗的有些人拾去了。未改其原來面目者,據我所見,殆惟幼漁、兼士而已?!笨拐嬌己?,沈兼士滯留北京,仍在輔仁大學執教,與同人英千里、張懷等秘密組織“炎社”進行抗日斗爭。最終為敵憲所聞,列入黑名單進行追捕,不得已情況下,沈兼土微服潛往重慶,于中央大學師范學院執教,直至抗戰結束??拐絞だ?,沈兼士任教育部平津區特派員,負責接收敵偽文化教育機關。 沈兼士在?;っ褡邐幕獻齔雋碩撈氐墓畢?。1921年,沈兼士主持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他得知清代內閣大庫檔案被人視為無用之物已售于紙商制作還魂紙用后,立即爭取教育部支持,將殘存的1506麻袋大庫檔案劃歸北京大學,并主持成立檔案整理委員會,帶領學生及同仁將久積凌亂的故宮清代檔案整理出來,開高等學府整理清代檔案之先河,受到蔡元培先生的高度稱贊:“有功史學,夫豈淺鮮?!薄端目餿欏芳泄晡幕蟪?,與長城、大運河并稱于中華古代三項偉大工程。1922年,已退位的清室廢帝溥儀以經濟困難為由,欲將把故宮保和殿《四庫全書》盜賣日本人,且價已議定,為一百二十萬元。此事被沈兼士獲悉,于是他致函民國教育部,“竭力反對,其事遂寢”?,挽救下了我國現存的《四庫全書》三部半中的一部,成功地阻止了國寶外流。

沈兼士以無人能匹的文字學、訓詁學成就獨步于二十世紀中國漢語學界。現代著名古文字學家唐蘭在《中國文字學》中極致評價沈兼士說“最卓越之訓詁學家,一人而已”。當代著名語言學家許嘉璐先生在《章太炎、沈兼士二氏語源學之比較》中指出:“沈兼士先生之于漢語語源學,貢獻殊多。其于后學不啻為開路先驅,亦猶建筑物之興建,先生所為乃其設計圖。時過五十余載,今之學者,非特未能逾其矩矱,恐先生構思之精髓,眾多細部之所以然,尚需后學反復體味追步焉?!?/span>

1947年8月2日沈兼士因腦溢血病逝于北平,葬于京西福田公墓。金息侯先生親筆撰寫挽聯:“三月紀談心,君真兼士,我豈別士;八年從抗戰,地下輔仁,天上成仁?!比縭檔馗爬松蚣媸刻拱綴竦?、濟世愛國的一生。

?

?

大本領人當日不見有奇異處,真學問者終身無所謂滿足時?!叭頡鋇妹誥殺貝笫逼?,但將他們視作一門數杰的文學現象,則是新世紀的事。2004年9月25日,漢陰縣建成三沈紀念館并召開第一屆三沈學術研討會,會上北京大學教授陳玉龍先生認為“三沈”是“三曹”“三蘇”“三袁”等歷史佳話的續寫,應將“三沈”放在中國文化史的大視野中進行研究。2007年9月10日國內第一座三沈塑像在安康學院落成并召開第二屆三沈學術研討會,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許嘉璐先生提詩祝賀,詩云:“安康遠紹眉山盛,文脈涓涓賴久長?!斃硐壬部檔摹叭頡庇朊忌降摹叭鍘畢嗵岵⒙?,從而使“三沈”進入了中國文化史上一門數杰的歷史序列。

生子為父,父盼子成,這是遍行天下的人理。敬讀“三沈”生平,得知“三沈”兄弟先后出生于清光緒七年、光緒九年和光緒十三年,即1881年、1883年和1887年。細忖算來,大先生沈士遠出生于其父沈祖頤首任磚坪撫民通判調離后的第二年,三先生沈兼士出生于其父沈祖頤二次回任磚坪撫民通判的第一年。沈祖頤光緒十七年,即1891年調離磚坪赴定遠任職時,三兄弟分別為十歲、八歲和四歲。孩提時的目光是探尋好奇的,好動的腳步,戀父的情結,從月河到嵐河,他們怎能不走進父親常年居住地來看看呢!磚坪廳衙后院的桂花樹下,衙署大門不遠處的涼水井井臺,嵐河邊的古渡與古柳邊,廳城對望的肖家壩天主教堂里,定會有過他們碎碎的腳步稚稚的笑聲。公務閑暇之際,沈祖頤怎不會掛念幾個年幼的孩子呢,怎不會掛念孩子們的學業呢,怎不會在公務不太促急的時段接來孩子們小住呢,怎不會將寫邑內風情詩文講解給孩子們聽呢?退思亭是舊時縣衙大堂后大多都會有的建筑,供縣令退堂后休息、靜坐、反省思過的地方。那退思亭少不了有亭聯的,會是“退思己過助蒼生,時省吾身勤養性”嗎?父子們在廳衙后院相聚時,他們定會在那不甚高大的退思亭里把手課詩,鋪紙臨帖的。他們的聚會定然是雅致的,就像我們今天解決內急而稱之為廁所的地方,他們那會肯定會稱謂為溲園的。漢陰縣政協2006年《漢陰文史資料》第五輯“三沈研究”一篇文章介紹說,沈尹默從小受父親熏染,喜愛文學與書法,五歲讀《千家詩》《古詩源》《唐詩三百首》及李、杜、韓、白諸唐人的詩選,并始習書法。一次父親見他臨帖,便在仿紙上寫了臨歐陽詢《醴泉銘》的字,他看見父親寫的字方嚴整飭,便開始而學歐陽詢,兼習篆隸。沈尹默的父親沈祖頤調離磚坪時,沈尹默年已八歲,在他已開智讀書臨帖的三年時間里,沈尹默在磚坪廳衙齋里會留下朗朗的讀書聲,灑下點點臨帖的墨跡嗎?即使三兄弟在父親任職期間無緣走進磚坪,但他們在離開漢陰時均已成人,他們在這之前又怎會不去父親任職過近十年且路程并不太遠的地方去看看呢!時間久遠,史料佚失,也因眼界局限,迄今搜尋到的冊頁中尚無文字佐證這一臆想。但沒曾看到也許并不是沒有,沒有記載也并不是當初不曾發生,抑或未來的某一天,會有不曾見到的史料面世的。這一點應該是確信無疑的。

“三沈”?棠棣分別于1955年、1971年和1947年去世。大師俱去,但他們的作品會永遠傳世。細酌他們的作品,會品出月河的水韻,嵐河的況味。翻閱沈尹默刊載在1919年4月15日《新青年》六卷四期上的散文詩《生機》,不由得不確信月河、嵐河景物折迭拓印在沈尹默少時身上的痕跡?!翱菔魃系牟醒?,漸漸都消化了;那風雪凜冽的余威,似乎敵不住微和的春風。/園里一樹山桃花,他含著十分生意,密密的開了滿枝。不但這里,桃花好看,到處園里,都是這般。/刮了兩日風,又下了幾陣雪。山桃雖是開著,卻凍壞了夾竹桃的葉;地上的嫩紅芽,更僵了發不出。/人人說天氣這般冷,草木的生機,恐怕都被摧折。誰知道那路旁的細柳條,他們暗地里,卻一齊換了顏色?!蹦恰吧教一ā?,那“細柳條”,那應該是沈尹默孩童時走過月河,走過嵐河而留給他終生的記憶呀!少年的刻記是不易褪色的,那豐腴的底色,在某一刻被某種色彩洇染,瞬間將會從山的高處,水的低處瑰麗噴灑,溢彩流光。聽到這首詩,閉上眼睛也能看到從詩中輻射出來的勃然生機。讀到這首詩,不由得不想起漢陰到嵐皋往返必經之路緣漢江緣嵐河的。早春時節,嵐河兩岸粉白的山桃花,鵝黃的細柳條,那可是鋪天蓋地、綿延伸展到漢江到月河的盎意景致??!在熱望、賁張的春天,佇步在這任何一個地方,你都是置身一幅畫或一首詩里,你會身染這一身畫色一身詩意,從春走到秋,從冬走到夏,走進深深的心田,走進甜甜的思憶!

歷史與自然,是默契又久遠的相依。嵐皋地處巴山北坡,古為巴國屬地。山的褶皺里潛遺著喊嚇、燒胎、跳端公、立水碗、守號狩獵、燒陶釀造、吞筷畫符、上刀山下火海詭譎、神奇的巴人習俗。巴人文化的神秘性和藝術性,會給外來者心田烙上印痕的。少時的“三沈”也許在父親宦職的隨行中有些許的染濡,后來他們選擇文學、古玩、文物、碑拓等文字學或考古學,是否有少年醇厚濕重的滲透呢!

文化現象與生俱來都是廣泛聯系的。探掘走向,溯源文化,巴山漢水是“三沈”的故鄉,月河、嵐河均留下過“三沈”孩童時的記憶。中國的第一部地方志《華陽國志.?巴志》稱其地“土植五谷,牧具六畜”。在這方漢水流域的熱土上,千百年來盛產著稻麥玉米、土豆桑茶。世居的主人們,他們用智慧、勤勞和汗水,描繪著古老的桑田,他們更以激情和想象,在田間地頭哼唱著《鑼鼓草》、《薅秧歌》,在山坡屋院調味著《摘黃瓜》、《十愛姐》,抒寫著一篇篇動聽的泥土味的文化樂章。嚴格厚重的家教,使“三沈”打下了很好的國學功底;質樸敦淳的民風,形成了“三沈”沉穩包容的個性和學養;艱辛頑強的山民生活,拓展了“三沈”了解社會現實,體察民間疾苦,立志圖強奮發。少年的生活,深深地植入了他們的人生,從文化積累到品格積淀,從生活習慣到人文情懷,甚至沈尹默先生到老都未曾改變濃厚的陜南鄉音。西北大學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三沈研究》一書刊載沈尹默孫子沈長治在2004年漢陰三沈紀念館開館時的講話中說到:“今天,我的祖父——那個唱著陜南小曲長大的孩子,那個穿著陜南布衣走向人生輝煌的學者,被漢陰人民用他們特有的方式,迎接回家了?!鄙蛞舶納履閑∏?,一定會有嵐河畔的民歌小調的。

?

?

時間在回退,歷史在積淀?!叭頡蔽泄幕飛先乓鄣拿饜???劑俊叭頡貝蠖嗵剿魎塹難?、人品,而多沒探究他們成長路上的艱難歷程。他們眼中只有北京的“三沈”,卻不太甚解陜南的“三沈”,甚至不會探及磚坪與“三沈”的淵源。褚保權在《沈尹默與中共領導人的交往》一文中提到:“1959年,沈尹默在北京參加第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和政協第三次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期間,毛主席接見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和尹默一見面就親切握手,稱贊尹默說:‘您工作的很有成績,人民感謝您?!顧怠愕目諞?,不像浙江話?!卮鶿擔骸縋晟鈐諫履??!?/span>

沈尹默作于1957年4月4日的《自述》文字不多,但對陜南時段的生活回憶一往情深。他用那如椽巨筆飽蘸鄉情濃墨重彩地寫道:“我出生在陜西興安府之漢陰廳(1883年),一直到二十四歲才離開陜西,回到故鄉來,住了三年?!矣啄暝詡役傭潦?,父親雖忙于公事,但于無形中受到薰育。定遠原是僻邑,而官廨后園依城為墻,內有池亭花木,登高遠望,則山野在目,河流湍急有聲,境實靜寂。每當課余,即往游覽,徘徊不能去。春秋佳日,別無朋好可與往還,只同兄弟姊妹聚集,學作韻語,篇成呈請父親,為評定甲乙。山居生活,印象至深,幾乎規定了我一生的性格。直至二十一歲,父親見背,始離山城返居長安。不久,即赴日本留學?!?/span>

大先生沈士遠,最著稱的學術是中國古代哲學,世稱莊子專家。他在北京大學講莊子思想,名氣很大,由于所講課程頭一個題目是《天下篇》,因此便有人送他一個大號“沈天下”。沈士遠在學術上主攻研究莊子思想名揚天下,這和他從小在陜南受到“子貢過漢陰”的《莊子.?天地篇》莊子思想、紫陽真人以及巴人亦奇亦藝的文化熏陶有著一定的關系。

現在有關沈兼士先生的研究文章不少,很少涉獵到陜南對他的影響,也幾乎無人談及到他寫的回憶少時陜南生活的首小詩:“漠漠輕陰欲雨天,海棠開罷柳吹綿。嗚鳩有意驚春夢,喚起童心五十年?!筆靶⌒蛐吹劍骸巴晁婊潞褐?,山城花事極盛,與諸兄姊家塾放學,頗饒嬉春之樂。夏淺春深,徜徉綠蔭庭院,尤愛聽鳩婦呼雨之聲。喪亂之余,舊游重記,偶聞鳴鳩,不勝逝水之感?!鄙蚣媸看聳?944年季春為躲避日偽搜捕自京南下途經陜南入渝所作,時年他五十七歲。

“山居生活,印象至深,幾乎規定了我一生的性格?!鄙蛞凇蹲允觥防锏惱餼浠?,我們應該是要看重的?!氨∈獒吧?,鼓角水聲中。并邑神州接,帆檣海路通。野亭晴帶霧,竹寺夏多風。溉稻長川白,少林遠岫紅?!碧拼鷸荽淌芬系惱饈資?,道盡了漢江兩岸秦巴兩地山居生活之韻味。這詩樣的山居生活,給過姚合自在與悠哉,染香過宋詩名家陳師道的步履,參悟過一代宗師懷讓的佛理,返樸于紫陽真人張伯端悟真的人生,也濡浸給“三沈”像山一樣厚重的人品像河一樣綿長的學品。

少時曾長期生活在“三沈”身邊的沈尹默先生的外孫、西安美術學院著名油畫家諶北新教授說:“漢陰是典型的中國山水,這里真是世外桃源,人間仙境?!頡值苕⒚玫蹦瓿30仙嬖諫履锨嗌叫闥?,是這方水土養育了他們。漢陰質樸的民風在他們身上體現得很鮮明,漢陰厚重的人文環境鑄就了他們的沉穩個性,包容萬象的學養?!?/span>

是的,“三沈”兄弟姊妹當年常常跋涉的陜南青山秀水,也一定會有磚坪山水的!他們和他們的父親,用腳印在嵐皋無法繞開的歷史要道上,走過了一段記憶。

?

2017年10月1日寫于嵐皋縣城

2017年11月1日訂于嵐皋縣城

?

作者簡介:

陜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陜西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

通聯地址:陜西省嵐皋縣文廣局 ??杜文濤 ?

郵編:725400 ? ? ?電話:13509151763 ?

?

?

責任編輯:    本站